生如夏花,死若秋叶——是时候为《星际争霸》盖棺定论了 – 游戏资讯(游戏新闻)

No Comments

“星际的天塌不下来!我们的比赛自己办!”在16日的SCBOY直播间中,孙哥F91信誓旦旦地说道,“我懂的,都懂的……”

战争结束了,指挥官们

这一天,克哈的星空不再闪烁,《星际争霸2》官方社区发表蓝贴,800字的公告不似以往琐碎的平衡改动和BUG修复,本着字越少,事越大的原则,暴雪宣布停止对游戏合作模式的更新,相关的战争宝箱也不再制作。

就在一周之前,《星际争霸2》十周年庆典,进行了大版本的平衡和全新地图编辑器的公布,甚至透露了新指挥官的登场,不少玩家在社区里兴致勃勃地DIY新兵种。谁知,突如其来的就是所有更新计划的下马,一个不会再更新,没有新内容的游戏,暴雪拔掉了《星际争霸2》的呼吸面罩,“劝退”所有还在游戏中钻研技艺的玩家们。

所谓的合作模式,就是星际2在虚空之遗战役关和任务包结束后,制作的一系列双人合作PVE关卡,有独立的玩法、兵种以及晋升等级。玩家需要在线匹配队友,提升自己的指挥官数值,挑战更高级别的关卡。在很大程度上,可以长线练级的合作模式给对战苦手的玩家提供了继续在科普鲁星区中奋战的动力,无需买断门槛的机制也吸引了大量观众下场游玩,每周提供一个高难度挑战,活跃社区玩家讨论攻略,一石三鸟。在此基础上,战争宝箱(卖皮肤)以及付费指挥官(强力PVE阵营)为官方赛事输血提供奖金,保证星际2从玩家到电竞能够自给自足。一旦掐断了这条供血线,星际就进入了消亡的倒计时,现有的内容早晚会被“肝”完,更致命的是,离开了自给自足的收入来源,暴雪停止星际比赛也是时间问题,二十年历史的官方比赛就要成为一代人的记忆。现有的授权ESL赛事市场反馈尚可,但剩余的三年合约就是最后一段时光。

我挑开未来的面纱,却只看到,湮灭泽拉图是星际玩家心目中最强大的星灵战士,跨越两代作品,只身前往刺杀脑虫,穿越时空带来预言,也成为了胜利前夕最后的牺牲者。在未来世界的残影中,泽拉图看到的末日景象为雷诺等人带来了一线胜算。主角团打破了天理循环,首次抵御了埃蒙的入侵。合作模式讲述的是正传之后,英雄们继续守护星区的故事,所有玩家一同续写着这个宇宙的的传奇。

很大程度上,星际争霸是一个没头没尾的故事,唯一成果只是各族指挥官放下矛头一致对外,永生不灭的埃蒙从未放弃进攻,而在故事中大放异彩的英雄们,甚至没有一个称得上是完满结局的文本。

古今多少事 都付笑谈中星际争霸是否迎来了完结,这件事要几分说。RTS的星际争霸完蛋了。何出此言,在SC2之后,世上再无推出过有大型赛事的RTS游戏,每年推出的RTS数量越来越少,体量越来越小。一枝独大的星际靠着电竞这块金字招牌,在近十年里孑孑独立、茕茕而行。星际争霸的电竞完蛋了。2016年,身陷假赛风波的韩国职业联赛(SPL)停办。战队机制为职业选手提供了精进技术的空间,是韩国选手数十年来独霸鳌头的法门。诚信是竞技体育的红线,Life关上了人生的牢门,也关上了整个韩国星际的未来,此后不断有欧美选手挑翻韩国霸权,但整个星际圈的总体水平在下降。

Life假赛成为了SPL停办的导火索无独有偶,两年后国内星际圈也曝光了大规模的假赛。假赛固然可耻,但层出不穷的假赛意味着这个项目已经很难挣得合法的收入。没有了玩家,没有了市场,尊严只在拥有时是无价之宝,失去了便一文不值。星际争霸的IP完蛋了。暴雪在年初时公布了曾经取消的项目《星际争霸:幽灵》,登陆在主机平台上的一款动作射击游戏。在对暴雪联合创始人Mike Morhaime的采访中,他表示最后悔的就是取消了“幽灵”这款游戏。在网上流传的试玩版偷跑Demo中,关卡已经有一定的完成度。

后悔归后悔,在2011年推出《星际争霸2》之后,暴雪又尝试过IP下的更多可能,项目“Ares”是一个好兄弟在线射爆虫族的合作射击游戏,地图“World of StarCraft”是一个MMORPG游戏的雏形,另一个夭折的星际项目促成了《守望先锋2》主打的PVE模式。这些星际衍生作品无一例外都胎死腹中。时至今日,暴雪已无力再多线操作,同时开发数款超级大作,八字还没一撇的星际肯定成为了最先封存的IP。

生如夏花,死若秋叶星际争霸大抵是死了。

就如同DVD、MP3、掌机……我们目睹了这些流行符号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的整个过程。不过好在这个过程是漫长的,来得及每个人和它道别。在这里我不想赘述MOBA是怎么一步步取代RTS电竞,也不想说明“吃鸡”模式提供了更平滑的失败反馈。星际争霸的衰亡是不可逆的,没有人能做出一款流行数十年的游戏,在1998年它是最酷的在线游戏,在2010年它仍然是,这就已经足够了。

WCG 2020 :War3重制版项目分组在国庆期间,机缘巧合下,笔者观看了WCG 2020。没错,WCG现在依旧在。最熟悉的项目War3决出了四强选手:Moon、fly100%、Colorful和Eer0——有新人也有旧人。没人能说清魔兽争霸的凋零从何而起,那个年代没有在线模式、没有收费内容、更没有停止服务,只是我们突然有一天,不再点进那个熟悉的图标。Moon在尝试了SC、SC2、DOTA、LOL一圈之后,还是回到了War3项目。86年生人的他本应早早与电竞生涯告别,或者加入相关的周边岗位。继续回到War3职业圈不仅仅是因为他打得好,更重要的还是热爱这个游戏。从神坛上跌落,星际与同宗兄弟War3一样,最终会变成一个普通的电子游戏,有着一群多年后依旧热衷的玩家。“他们没有比赛,我们自己办!”树叶在空中倔强的打了一个转。


星际魔兽红警帝国,远古即时战略四大天王,如同诸多隐退的老师一样,永远珍藏在我的硬盘里


星际伴我成年,高中时去没有广域网的电脑房联机,三个同学分别选了terran、protoss和zerg,合作打电脑敌人,每次都是最后开着大和、航母和两种终极飞龙横扫地图,最有趣的是黑暗执政官可以抢队友的农民,摆脱了200人口上限的麻烦[笑着哭][笑着哭]。星际2出来以后已经成年,才开始关注剧情,并且重新玩了星际1,之后苦苦等待虫群之心、虚空之遗若干年,终于等到了大结局,诺娃隐秘行动也填了若干个坑,满足了。之后就投身到肝合作模式中至今。红警是我玩的第一款RTS,星际则是最后一款,成长之路,回忆永不会停止服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