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英雄联盟的情书:最终我与生活对线,可还是爱你,从一而终 – 游戏资讯(游戏新闻)

No Comments

正式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是在15年,我刚进大学那一年了,高中时有下载过,但当时玩多了横版2d的游戏,对于dota这类的游戏画面一下子适应不过来,很快就卸载了。15年10月,因为身边一起去网吧的朋友都玩,便开始试着适应,在朋友的教学和引导下,一起开了把人机局,我躲在草丛里,用寒冰射手艾希的w技能,收掉了一个残血人头时,特别开心和激动,渐渐地爱上了召唤师峡谷,之前觉得刻板的游戏画面和人物,也开始变的生动起来,从此,便与英雄联盟,结下了不解之缘。

当时有一个朋友,在祖安区玩了好几年了,基本全英雄,皮肤也特别多,是个铂金大神,对线钻石大师也都不落下风,是我们那堆人里,最厉害的,为了不浪费他的账号,我们都在祖安创建了账号,开始了联盟之路。我们从定级赛开始一起打,定位都比较低,多数都是白银,黄金,正好可以一起玩,后来的几年,经常一起开黑,有一年还报名参加了战队赛,我们成立了战队,遇到了一个最低都是钻石的队伍,对面超凡大师带队,我们被爆锤,除了我这个朋友中路稳住了,上下路和野区全部爆炸,但我们还是很开心。

那几年,远离家乡,来这边读大学,没有人管,所以很多时间,都是用来玩游戏了。可以和朋友一起开黑上分,人多就灵活组排,人少就双排,熬夜泡网吧,半夜点个烧烤夜宵,边吃边玩边吹牛,输了就互相甩锅,赢了就是“我这波牛批吧,牛批牛批!”反正就是赢了我牛逼,输了我不沾锅这样,至今有一把我还印象深刻,那是五个人的灵活组排:我是打野盲僧,上单瑞雯,中单亚索,辅助琴女,adc是寒冰,那场前期我们全线爆炸,被压着锤到高地,后来我方瑞雯在推对方下路二塔时,被对面包夹,我们支援及时,在蓝buff去对面高地的那条狭窄地形,我盲僧摸眼绕后,闪r踢飞对方五个,琴女大招直接跟上,亚索直接起飞,瑞雯进场打爆发,寒冰边缘输出,对面五人瞬间融化,我们完成了翻盘。至今也很喜欢开黑的感觉,即使再逆风,那种互相信任的感觉,才是团队游戏的意义。

英雄联盟于我而言是什么呢,是我迷茫期,无处安放的灵魂栖息之所,是我因为它,结识了几个真心朋友。深夜三五好友,上号开黑,孤身一人飞身抢龙,完美开团,逆风翻盘,默契配合,听着隔着耳机传来的同伴声嘶力竭的叫好声,那种热闹,我在别的地方找不到,这些人,我也不会在别的地方遇见。鲁迅先生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但至少我们一起在召唤师峡谷奋战的每一刻,我们是相通的。

后来我们离开校园,进入社会,开始有了各自的生活,彼此几无联系,开黑更是难上加难,当年邂逅黑琦战队的成员,再没有凑齐过,忘记说,邂逅黑琦,就是我们曾经战队的名字。现在的我,偶尔还会进入峡谷,玩上一两把,大乱斗和自定义居多,但因为工作时间以及生活的日常琐事,也不会约好友上线了。不只是我,大家都开始忙着和生活对线了,峡谷里多了很多孤单的人,生活里,多了很多孤单的人…….

至今想起那段没日没夜的时光,全身心投入在召唤师峡谷里的灵魂,颓废而美好,在这人人微渺如沙的世界,感谢有这么一款游戏,在我还找不到方向的时候,容纳了我的迷茫,也感谢曾经一起奋战的小伙伴,让我的青春,热热闹闹。

最后我们都没有散场对吧,只是天南海北,和自己的生活对线;总有团战的时候吧,那时候,我金身开团,你们都还会跟上的,对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